7917218-c34a90b3d8ba9394b3e7e6f8921939c5-480x300

 

 

羅老師每年在時間的朋友跨年中,都會講到下一年到市場趨勢。這份羅老師團隊經過1年時間收集市場資料,整理出的推測,對互聯網人來說是有一定指導、參考意義的。雖然近兩年不沖會員就不能第一時間和時間做朋友,但是為了和時間做朋友,這點小錢我覺得很有必要!2019-2020“時間的朋友羅老師跨年演講主題是基本盤,他將從經濟、金融、科技、製造、商業、教育6個維度,深度解讀支撐中國經濟基本盤的品牌企業們,去發掘他們具有哪些改不了、奪不走、丟不掉的基本盤。所以我熬著最黑的夜,同步聽寫整理一下,羅老師今年講的六個基本盤,都隱藏了哪些資訊。(以下為羅老師演講內容)

 

中國經濟到底怎麼樣?你問我中國經濟怎麼預測,我是真不會。因為經濟不是預測出來的,是幹出來的。關於中國經濟,很多人都唱衰。但是我們回頭看,天貓雙十一成交額2684億,同比增長25.7%。美國鐵了心地打壓中國出口,中國出口還增長了,連份額都是增長的。

 

梁寧說,她發現每個困境裡的公司,在同行裡都有對應的正面典型。比如都說服裝市場不行了,但是李寧變成了中國李寧,火了,火成了國潮。這背後的原因是市場人口換代了,改革開放之後出生的人,遠超過了改革開放之前。人口結構改變了,這是市場環境改變的根本原因。

 

吳伯凡老師說:2019年是典型的悖論之年,好壞都有。悖論這個詞不是說兩個觀點不一致,所以其中一個肯定不合理,而是說世界本來就這樣,兩個不一致的觀念和真相是可以並行的。你必須整體地接受這一堆混合在一起的事實,而且你得有能力同時多角度地觀察它。

 

所以它不是好壞問題,而是觀察方法的問題。投資人張穎有段時間總拉人去看一部紀錄片《徒手攀岩》,她提出了一個有意思的角度:這個時代的創業者就像攀岩者,徒手且無繩索和保護措施。這個過程不是克服困難,而是習慣困難。我對此的理解是:中國經濟到了一個節點,從電梯模式變成了攀岩模式。就是說那些穩定的、確切的通道已經變成了無保護的岩壁,下一步往哪爬,每一步都在考驗我們的創造力和選擇能力。

 

中國的各種規模都是超大的,而超大規模意味這複雜。就像攀岩時,地形複雜,抓手就多,攀援的就容易。是這種複雜性成就了中國這一代人,比如16年大火的北大屠夫陸步軒。當時被媒體報導,大家很吃驚。一個北大中文系高材生,竟然淪落到賣豬肉?雖然有人會善意的理解:行行都一樣,不分高低貴賤。但是還是多少會覺得,一個賣豬肉的,就這樣了。

 

這兩年,陸步軒又火了,因為他幹成了企業家。據媒體報導,去年他的公司銷售收入有18億。現在他還在抖音上當網紅,隨便發一條短視頻就有幾十萬人點贊。這就說明,攀岩路線也是可以成功的。這就是中國,無論你身處哪個位置,都不能說自己沒有機會。

 

那我們面對這種複雜性爆表的岩壁時,應該用什麼姿勢呢?何帆老師提出一個詞:苟且紅利。意思是你只需要比別人多做一點點,就可以享受到的紅利。在攀岩時代的中國,你比周邊人認真一點點就足夠了,因為別人的苟且,會成就你的紅利。所以這份紅利準確來說,應該叫:不苟且紅利!所以中國未來的經濟道路該如何預測呢?用互聯網思想家尼葛洛龐帝的話說:預測未來最好的辦法,就是把它創造出來。

消費市場有什麼新機會?

 

如果說中國是個攀岩勝地,到處是抓手。但這個機會到底在哪?以前我們總在關注新事物,覺得越新,機會就越大。如互聯網、人工智慧、大資料、區塊鏈等。說白了就是我們怕自己掉隊,沒趕上風口。我們總忙著趕新風口,就容易忽略一個非常確定的機會——消費。

 

今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超過40萬億人民幣,這意味著從今年開始,中國會超過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。而且中國現在的年均增速,是美國的兩倍多。也就是說,我們的消費能力不僅是全世界最強,而且會越來越強,把第二名甩得越來越遠!不僅如此,我們的供給能力還很強。因為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大、最完整的供應鏈,而且很快。最大的供給、最大的需求、最快的效率提升,這三個變數同時集中在一個國家、一個市場,在這類人類歷史上極其罕見。

 

黃海老師下了一個判斷:中國消費市場正在多點爆發。我們都看見下沉市場越來越好,正新雞排門店數超過麥當勞,蜜雪冰城門店數超過了星巴克。但是你沒看見高端市場也是一路高歌猛進的,比如高端商城SKP,店慶一天賣了10個億,比歷史最高水準增長了30%。進口大牌電動車特斯拉也是一直在增長。所以我們看到的消費市場,只是我們看到的那麼多嗎?有哪些抓手真的可以幫助每一個人往上爬嗎?

 

今年天貓彩妝品牌的銷冠——完美日記,一個全新的中國品牌。它的歷史只有2年,就幹掉了112年歷史的歐萊雅和73年歷史的雅詩蘭黛。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,所以它一定借助了新的東西,那就中國新基礎設施。它指的是一個創新者可以放心甩出去,讓別人幹的所有事。你只要站在它的肩頭,就能比原來好。如洞察使用者、連結使用者、使用者服務,剩下所有設計研發、製造、物流都有現成的基礎設施為你提供全套解決方案。

 

這一切都要依託于中國龐大的製造業實力,而中國強大的電商平臺就是基礎設施,通過它,你可以直接觸達8億用戶。最近1年,有1900萬人從快手平臺收益,國家級貧困縣在快手賣貨的,達到115萬人。所以你可以從中看到一層一層累加的,規模、深度、複雜性都極其恐怖的新基礎設施體系。

 

我們再看一個案例,中國李寧。20182月,在紐約時裝周,簡單粗暴的把4個中國字繡在胸前,引發了中國95後的瘋狂轉發。2019年,李寧最潮的一款鞋,被00後瘋狂讚譽。很多評論都是:吹爆這款悟道!國貨牛逼!這就是中國李寧在年輕一代消費者心裡的樣子。李寧一個30年的老企業,什麼突圍路線沒嘗試過?為什麼這次突然引爆了當代年輕人內心原有的驕傲和認同?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——中國紅利!今天幾乎所有的消費品類,都迎來了一個通過中國紅利再做一遍的機會!那沒品牌的產品怎麼辦呢?請參考漢服。沒有一個大品牌,卻在淘寶上多家銷售額過億,最多的一家一年賣了4個億,買家都是年輕人。這就是中國文化符號,在年輕人心裡的價值。

 

你可能會說:建設一個國際品牌能做到嗎?梁甯老師說到一個方法論,總結下來就是一句話:檢驗品牌,就是你願意和它自拍。你願意消費一雙鞋,這未必是品牌。但你買了以後願意自拍然後曬到朋友圈,這就是品牌!你和它的互動沒有任何負擔,可以在社會化場景中完美融合,就是品牌。

 

中國消費市場的機會在哪裡?就是利用中國紅利和新基礎設施,創造一個世界級品牌!我相信這件事一定會發生,正如100年前的那個攀岩者亨利·福特所說:我們已經取得的進步,足以使人振奮。但與未來我們將擁有的一切相比,今天的一切都微不足道。

 

錢從哪來?金融學家香帥老師和她的調研團隊工作了一整年,考察了十幾座城市,收集了3億條資料,覆蓋了368座城市,2900個區縣,十幾億人口。

 

中國2018年的居民可支配收入中,有73%來自於勞動所得,而且這是世界普遍現象。閉眼掙錢的是少數,睜眼花錢的才是多數。力不到,不為財。這是個人財富的基本盤。近些年,一個北京普通的育兒嫂工作都上萬了。這說明中國人的財富狀態正在發生結構性變化,人和人的連接,正在決定社會財富的分配和轉移。這背後的原因很多,比如中國開始進入萬元美金社會、人工智慧發展等等。

 

得到大學鄭州校區一個叫岳海龍的同學,是做物流公司的。他做這一行有個竅門:三個當家人,一門窮親戚。啥意思?就是說,不不能關一個人幹,得團結別人合夥幹,這說明你人際能力的連線性。而一門窮親戚說明人際能力的可擴展性。意味著在業務寒冬時,你從市場上抓不到人時,你總有一個信得過的人,替你沖上去。這個例子說明每個人的財狀況不僅取決於自己的能力,還取決於自己有什麼樣的人際連接能力。

 

按劉潤老師的話來說,就是一個人的財富基本盤有2個組成部分。第一是你自己的本事,第二是你和其他人連接的本事,而後者是前者的放大器。如果有些人說職業就是不需要和人打交道,那怎麼能連接呢?改行嗎?當然不是!因為每個職業都有和人連接的時候,並且沒有壞處。比如一個後廚,在做出一道得意菜之後,跑到前廳看食客的反應,甚至聊幾句,那麼就有可能成為一位名廚。一個程式師,如果不僅會埋頭敲代碼,而是會主動加用戶微信,聊使用體驗。那麼是不是有可能在未來成為CTO?所以說,錢是從自己的勞動裡來,從更多的人和人的連接中來。在這裡要澄清一個肯跟的誤解,連接人和人的能力成為財富杠杆,這不是花言巧語搞關係,而是通過連接人,提高為社會創造價值的能力。

如果你想提高連接能力,先花5分鐘時間問自己5個問題:

1、你是誰?

2、你是幹什麼的?

3、你為誰幹?

4、別人需要你嗎?

5、你幹了之後,社會變得更好了嗎?當這5個問題你回答的越清楚,你的財富能力就越強。

教育在發生什麼變化?

教育話題一向是全民焦點。201911日到1230日,在微信公眾號裡,同時有教育焦慮兩個關鍵字到文章裡,有3470篇,閱讀超過10w+,平均每天近10篇。家長父母焦慮連在一起到10w+,有6751篇,每天18篇。這說明現代父母確實很焦慮。但是焦慮到什麼地步呢?有個段子:北京海澱兩個家長聊天,AB我家孩子4歲,1500個英文詞彙量夠不夠?B說,在美國夠了,但在海澱不夠。比段子更段子的是父母焦慮的事實:為了讓孩子上好學校,一波家長想盡辦法報補習班。而沒上補習班的家長,忙著偷偷舉報了這些補習班。

 

有人說社會競爭越來越激烈,導致門變高導致了全民焦慮;有人說因為經濟發展了、教育工具變多了,所以軍備競賽就升級了;也有人說人工智慧要替代人類,把這一代家長嚇著了。我聽過一個最開腦洞的解釋是:當年那批高考的受益者,被高考、被大學教育改變了命運的那一代人。他們最相信教育改變命運的道理,因此把所有資源都投入到了這條賽道,讓下一代重複這個過程。就像玩遊戲,突然一批付費玩家集體上線,競爭怎麼可能不激烈?沈祖芸老師在過去這一年訪談了100多位教育工作者,考察了全球25所中小學校、12所世界名校。她發現,全世界教育工作者,都在焦慮一個問題:工業時代形成的教育模式,已經跟不上資訊時代的需求了。因為世界已經不是按照領域來劃分了,而是圍繞挑戰來組織的。如沈祖芸老師在過去一年,走訪學校發現小學的考題都發生來變化,問都是:如果你想增加一個節日,會增加哪個?理由是什麼?如果你想減少一個節日,減少哪個?理由是什麼?看,這不是考你任何領域都知識,而是給你一個真實世界都挑戰,看你如何應對。

 

如果這道題不夠直接,那麼北京一所學校都作業是:給任意一個《史記》人物寫一份求職簡歷。這道題夠挑戰嗎?你不僅要瞭解劉邦都背景生平,還得琢磨他都心理狀態,瞭解這份工作需要什麼能力。當你還以為學校只是給學生灌輸知識的時候,學校已經開始了自我進化。從教學階段開始,讓課程對接真實世界的挑戰。

 

十一學校聯盟的總校長,李希貴跟我們說,課程這個概念本身都在發生轉變。課程是什麼?不是知識的注射器,而是要把社會上的那些挑戰,孩子們將來會遇到的那些問題,打包濃縮,變成課程,讓學生們提前體驗。提前觸發孩子們的稟賦。教育這個詞的範疇在今天已經變了。因為教育本來的意思,就不是教材、不是課堂,而是人點亮人。

 

中國科技創新下一步?中國創新會被美國卡脖子嗎?王煜全老師躬身入局,分析、篩選了上百家優秀科技企業,跑了10個城市和12家以上的開發區,回答了這個問題。2019年華為已經把這樣的危險,實實在在地擺在了中國人的面前——原來可以用的,不讓用了,原來賣給你的,現在不賣了。別的不用說,光是Google Play不讓用,就可能讓華為手機丟掉整個海外市場。

 

華為2018年光營收就有7200億人民幣,19萬員工、10萬名工程師、1萬名博士,這樣的企業居然都會面臨這樣的威脅,這讓國人無法想像。打個不恰當的比方,就相當於當年唐僧師徒四人,歷經千辛萬苦,來到大雷音寺。突然裡面傳出話來:我們這出口管制,走開,不給。這不就尷尬了嗎?但真實世界裡的創新是這樣嗎?舉個例子,2019年最熱的技術詞彙:5G

 

5G是一技術嗎?不,它是一組龐大的技術網路和生態群落。那這個技術網路長什麼樣呢?你無法形容。因為它迅速地變成了全世界數學家、科學家、工程師、通訊公司、手機廠商等各種身份,在同一時間、不同空間裡,各自推進的過程。是一個分開走,一起打的大會戰。所以你要說這個技術網路是誰的?我只能說,誰的都不是,大家一起摻和著幹出來的。

 

 

根據《華爾街日報》公佈的數字,我們至少能知道兩個事實:

1. 中國公司擁有36%5G標準必要專利。

2. 中國公司的這個數字,比4G時代翻了一倍。你看,在技術世界,中國公司不僅有存在感,存在感還在增加。比如新能源汽車領域,中國比亞迪和日本豐田將在中國成立合資的純電動車研發公司。在這個合作中,豐田看中的是比亞迪的研發能力,比亞迪看中的是豐田的品質和安全能力。比如在無人機領域,在全球消費電子展上,已經能夠看到,大多數參展的無人機廠商,甭管是哪個國家來的,展臺上都印著DJIlogo,甚至連大疆的對手都是這樣的。為什麼?因為無論是它們的軟體還是硬體都是由中國深圳的大疆公司提供的,外國公司更側重應用的開發。看,很多高精尖領域的技術,已經不是中國單方面向上取經,而是變成中國與世界共同程式設計。

回到科技創新這件事上,中國製造手裡有什麼牌?

  • 第一張牌是規模;
  • 第二張牌是速度;
  • 第三張牌是成本控制能力。

而這背後是中國強大等分工能力。

 

所謂競爭,就是你按照競爭對手劃定的思維模式,來決定自己的行動方式。而真實世界是什麼樣?是一張包含了美國中國在內的,由全世界研發者、製造者、供應鏈共同組成的、遍及全球的創新網路。這裡面沒有輸贏問題,只有貢獻大小問題。誰貢獻大,誰就更重要。誰在這個網路的位置更重要,誰就更有話語權。就像深圳原來只是一個三來一補的節點,但是現在可已經成為一個全球創新網路的中心節點。深圳每萬人擁有發明專利數89件,全球領先。

 

它不僅沒有停留在低端產業的層面,而且隨著技術變革的進程,也不斷向前演化。如今深圳不僅已經成為先行示範區,而且還直接促動了一個在全世界範圍內影響都很大的城市群:粵港澳大灣區。再回到我們最初的那個擔心,中國會因為被掐住創新的脖頸而窒息嗎?我輩中人,不應該在這個層面上糾纏,我們應該意識到,現在正有機會共建一張全新的全球創新網路。而我輩中人只有一個姿勢,幹就是了。

 

中國製造的優勢會消失嗎?今年,很多人都擔心中國的經濟。上有美國人卡脖子,下有製造業的轉移,中國的製造業到底會不會轉移出去?施展老師在越南考察了3個工業園,3個研究機構,2個國際組織,13家企業,30多個企業家,只為弄清一件事,中國製造業是不是在轉移出去。先看一眼我們的中國製造,規模驚人。一年培養的工程師,就相當於美國、印度、歐洲、日本的總和。工信部部長苗圩說,現在中國有41個工業大類,207個工業中類,666個工業小類。我們是世界上唯一一個,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。這是人類歷史上,頭一次有國家做到這點。

 

與此同時不要忘記,我們即將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,當最大市場和最全工業門類,在同一片土地上同時發生的時候,他一定會催生最快的創新和製造業的變革。所以今天談中國製造的能力,不應該只看到它歷史上的優勢,更應該看到在新條件下,正在長出來的那些能力。比如柔性製造、智慧製造。不過施展老師這次帶回了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答案。他既沒有說轉移了,也沒說,不會轉移。而是說,中國製造正在溢出。

 

這是說,中國製造不是在以一種線性的方式轉移。而是在以一種網路的方式,向外生長、擴展、延伸。你有了,是對我的增強。中國製造業向越南的溢出,其實是把越南接入到整個中國製造業的網路中。這話是越南著名的經濟學家阮德成,《越南年度經濟報告》的主編說的。

 

施展教授見到阮德成就問,說你們最近幾年發展得這麼好,有什麼相關的產業政策啊?對方給出的回答很反常,他說,我們其實不需要產業政策,因為我們有廣州。廣州當然是個泛指,他的真實意思其實是,中國東南沿海的製造業體系。越南對這個體系的依賴太深了。越南對廣州的依賴有多深?就拿做傢俱來說。越南當地雖然有大量的傢俱廠商。但是要知道,做一個傢俱,需要上百道工序。

 

越南工廠做的,只是比較靠後的拼裝環節,前期的原料,幾乎都要從中國進口。比如做沙發,90%的皮革來自江蘇,90%的夾板來自山東,80%的海綿來自廣東。你可能有點不相信,沙發又不是什麼高科技,至於連這點東西都依賴中國嗎?當然有技術的原因。不過技術好說,可以學,但有一件事越南學不了,那就是規模。因為沒有規模,就發展不出如此精緻的分工網路。相比中國現成的網路,越南與其自己做,還不如用中國的網路。

 

這麼一來,這套網路,反而因為越南的加入,而進一步擴張了。我們過去理解國與國之間的經濟關係,都是轉移視角,都在談競爭、說輸贏、就是資源有限,你多一點,我就少一點。但是施展老師給了我們一個新視角,你也可以把國與國之間的經濟關係,看成是一個網路。

 

網路的特徵是什麼呢?接入網路的節點越多,這個網路的價值就越大。你就想,只有一個人有微信號,那微信什麼用都沒有,兩個人有微信,這個軟體就有點用了,現在微信號超過11億了,你說這個網路是不是價值連城?你發現沒有,王煜全老師和施展老師在年初發起的課題完全不一樣,但是在最後的結論居然殊途同歸。他們都帶回了一個關鍵字:網路。

 

回到最初那個問題,中國的製造業在轉移嗎?施展老師的答案是:什麼你的我的?都是人類這張網路的。在這張網裡,誰活得好,不取決於誰搶得狠,而取決於誰貢獻大。在所有這些表像下面,我們回頭一看,中國人正在展現一種,空前強大且獨有的能力。那就是:結網能力。它讓我們變成了全世界網路中最強韌的那個部分。

  • 2019年,我們的高鐵通車里程達到3.5萬公里,占全世界的2/3以上;
  • 2019年,中國這片土地上的4G基站數量占全球一半以上,未來的5G大概率也是這樣;
  • 2019年,中國的快遞行業總共送出了600億個包裹,超過了全世界其它所有地方的總和;
  • 2019年為止,全球10大港口,中國占了7個,其中排名第一的,就是此地,中國上海港。

像國家打但扶貧攻堅戰,從網路的角度看,就是把我們的每一個同胞,都連入一個繁榮的網路。

 

再放眼全世界這張更大的網路,2019年,中國仍然在全世界到處修建鐵路和港口。

  • 這一年同時在建設的鐵路包括中老鐵路、中泰鐵路、雅萬高鐵、匈塞鐵路;
  • 同時在建設的港口項目包括在瓜達爾港、漢班托塔港、比雷埃夫斯港、哈利法港。

2019年,中歐班列共開行超過了8000列,累計超過2萬列。什麼叫中歐班列?從中國到歐洲,貨物只需要一次報關、一次查驗、就全線放行。想像一下,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協調工程。到目前為止,我們已經在泰國、英國、印度、印尼、巴基斯坦、柬埔寨、葡萄牙、吉布地、肯亞、南非和馬里建成了11個魯班工坊。簡單來說,就是去開職業學校,從職高一直開到本科,讓更多的當地人有機會成為中國編織的這張網路中的合格工作者。

 

你看,不僅是中國製造的硬體網路在溢出,人才網路、技能網路也在溢出。所有人都希望連成一張更大的網。1492年,是哥倫布是拉網的人,開啟了大航海時代。到了21世紀初,屬於我輩中人的大航海時代,正在拉開大幕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微社群馬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