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  真正的人生格局

  從走上社會的第一天就要開始建立

  按汽車喇叭為什麼應該付費?

  我這個人對汽車喇叭特別敏感,平時經常呼籲政府應該對亂按喇叭的行為加大處罰力度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這麼一條奇思妙想:

  之所以亂按喇叭屢禁不絕,因為查處成本太高。建議政府強制安裝一種插卡付費才能按響的汽車喇叭,100 元充值 10 次,嘟一聲,10 塊錢沒了,肯定能大大減少亂按喇叭的現象。

  這個建議讓我又愛又恨,這麼有格局的想法,怎麼不是我想出來的呢?

  這就是一種經濟學的思維方式。

  在徐小平為他的母校薩省大學畢業典禮的一次演講中,在講到如何形成人生的大格局時,提到一個觀點:

  在人生大事上,要學會運用經濟學思考模型。

  人生格局是一個很虛的詞,很容易讓人想到心靈雞湯,而用了經濟學的思維方式後,換個角度就會讓你豁然開朗。

  比如經濟學中有一個核心的概念:稀缺性。

  付費喇叭起作用的原理,正是把沒有任何製造成本的喇叭聲,變成「稀缺產品」,才能收費。然後把收到的一部分錢免費安排付費喇叭,另一部分作為監管費用,整個付費喇叭體系就能自動運轉了。

  這個設計也暗含了對人的「自由裁量權」的尊重,不是一刀切地規定某些地方絕對不能按喇叭,而是讓你自己去決定,眼下的情況有沒有必要按喇叭。

  真正的人生格局,從走上社會的第一天就要開始建立了。而一切都要從「稀缺性」這個經濟學的最基本的思維方式開始。

  2

  Stay hungry,保持稀缺

  我之前寫過一篇指出:窮人缺錢(這不廢話嘛?),富人缺時間。

  這個句式可以無限填充下去:

  單身狗缺個暖被窩的,結了婚的缺個人空間;位元高權重者缺安全感,社會底層缺機會;天后王菲缺什麼:一切都好,只缺煩惱。

  而且稀缺還是一個動態變化的現象。

  本來你只是缺一條裙子,結果補上了後,你發現你還缺一雙鞋、一件大衣、一條圍巾,一個包包……一旦你補上了一個「稀缺」,一定會進入下一個「稀缺」。

  剛進職場,你缺經驗,希望有更多的專案;等項目做了一些,你開始心裡不平衡,錢太少了;好了,總算加工資,不再為房租操心,你又覺得工作上沒有自主權;等熬到了升職,你剛剛有點小滿足,就發現自己的時間開始不夠用了;於是你開始授權下屬分擔一部分你的工作,卻發現自己是個管理小白。

  好了,等你混到了 CEO 的位置,你才發現,一切缺乏戰略目標的忙,都是瞎忙。

  某天,你回頭看看你走過的路,你忽然明白了。

  原來,「稀缺」就是你成長的目標,喬幫主的那句名言,原來是這個意思:

  經濟學家在研究「資源詛咒陷阱」時發現:戰略資源越豐富的國家,國民智商越低——錢來得太容易的地方,誰還會保持學習的動力呢?

  格局小的人,被「稀缺」牽著鼻子走,滿足於眼前的蠅頭小利,人生過得東一榔頭西一棒;格局大的人,是那些擅於尋找現階段更有價值的「稀缺」的人。

  稀缺導致了一樣東西的價值,反過來說,一旦你擁有了其中一樣,它就會變成「過剩」。對你的價值就會縮水。

  於是這個世界就有了交易,用你相對過剩別人相對稀缺的東西,去換取別人相對過剩你相對稀缺的東西。

  因此,想要補充「稀缺」,你就要找到你人生中「過剩」的東西,這就是經濟學中另一個基本思維方式——比較優勢。

  3

  如何發揮自己的「比較優勢」?

  一條街上有兩個皮匠,經驗豐富的老王做一雙皮鞋要 1 天,生瓜蛋子的小李要 2 天,如果兩人做出來的品質、款式都相同,可以肯定,小李的店是開不下去的。

  這時,我們說老王是有優勢的。

  小李發現自己做鞋做不過老王,一想,不能在一顆樹上吊死啊,那就做皮包吧。

  老王偶爾也做包,一個包需要 4 天。於是,小李苦心鑽研做包的手藝,終於把做包的時間壓縮到了 3 天。

  此時,小李在做包上有優勢(3 天對 4 ),老王在做鞋上有優勢(1 天對 2 )

  前面的情況下,誰有優勢,都是一目了然的,經濟學上稱之為「絕對優勢」。

  但現實中的「絕對」都是暫時的,只有「相對」才是絕對的。

  皮包的生意被小李搶走後,老王不服氣,下狠工夫,憑藉老皮匠的功底,硬是把一個包的製作週期縮短到了兩天,再度獲得成本優勢。

  此時從「絕對優勢」上講,老王雙雙超越小李,是不是小李的店就開不下去了呢?

  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,就會為你打開一扇窗。老王雖然在做鞋和做包上都有絕對優勢,但問題是,老王只有一個老王,他一天就只有 24 個小時,多做一個包,就要少做兩雙鞋。

  老王可以一時賭氣,在「做包」上採用趕超戰略,但長期而言,他是一個非常理性的人,一定會計算一下:同樣的時間,是做包賺的多,還是做鞋賺的多?

  當老王發現還是自己的老本行做鞋更賺錢時,他一定會採用這個經營策略——鞋的生意優先接下來,沒事做的時間才接包的生意。

  這麼一來,小李又起死回生了。

  你看,前面說過,「稀缺性」是經濟學的第一原理,也是人生的第一作用力,這時就體現出來了。

  一旦老王擁有「兩項絕對優勢」,就出現了時間「稀缺性」的問題,不得不放棄其中優勢相對不明顯的皮包生意。

  相對而言,小李因為當時一個誤打誤撞的選擇,反而形成了做包上的「優勢」。因為這不是真正的優勢,而是老王在時間上的稀缺造成的,經濟學上稱之「比較優勢」。

  有了這個「比較優勢」,小李就可以和老李分工了。他甚至可以和老王合作,把老王做包的單子接下來,分一些介紹費給老王(代工廠的雛形),既解決了老王的「時間瓶頸」問題,自己生意穩定下來後,還能不斷提高手藝,把相對優勢變成絕對優勢,或者尋找新的比較優勢。

  「他人的稀缺——自已的比較優勢——分工或合作——新的優勢」,「比較優勢」理論是經濟學上僅次於「稀缺」的最基本、最重要的概念。

  它為什麼這麼重要呢?

  4

  別自戀

  初入職場時,窮才是你的優勢

  從「絕對優勢」到「比較優勢」,這是人類認知的巨大飛躍,它告訴我們一個道理:

  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「比較優勢」,就算你真的一無是處,你至少還有一樣東西——時間。

  以前我們常說,世界充滿了不公平,只有時間絕對公平,每個人都是 24 小時。

  但引入了「相對優勢」理論之後,時間就不再「公平」,相反,它是對不公平的「劫富濟貧」。

  假如你是一個剛進入職場的新人,應聘一個叫「資料收集員」的職位,你會在簡歷上寫,個人優勢是擅長找資料、瞭解行業、細心,等等。

  其實,這些根本不是你的優勢。你一個新人,對這個行業上下游、對客戶一無所知,你憑什麼覺得你收集資料的能力比有經驗的人強?

  你得到這份工作,其實憑藉的是你的「比較優勢」,就是一窮二白——沒有錢,沒有經驗。

  因為沒有經驗,你的時間價值就低;

  因為缺錢,你才願意接受低薪的工作。

  公司就是一群人之間的合作組織。只有憑藉這個「比較優勢」,一個新人才有機會進入職場,參與到合作中來。

  不過,這個「比較優勢」一旦加薪,就不存在了。在這個只有一兩年的時間視窗內,你必須完成兩項任務:

  一、 通過與他人的合作與交換,補充你現在最稀缺的能力;

  二、 形成你下一個「比較優勢」。

  它們是什麼呢?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相同,我們可以從「國運」中得到一些啟發。

  5

  想要形成大的人生格局

  職業的成長性,比收入重要得多

  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,「稀缺」的東西真實是太多了,工業化體系、外匯、基礎建設、人才、制度,真正的一窮二白。

  我們之所以要發展「三來一補」的加工貿易,引進「三資企業」建立外向型經濟,說白了,就是因為我們窮,「勞動力成本低、資源豐富」是一個非常明顯「相對優勢」,以此參與國際經濟合作。

  但這個「相對優勢」的時間視窗非常短暫,能否把握好,這就一國的國運了。幸好,我們在勞動力成本低的優勢漸漸喪失的這三十年裡,把「工業化體系、外匯、基礎建設」這些原來「稀缺」的東西,又變成了新的「相對優勢」。

  而像拉美國家,在這個時間,把賺來的錢用於消費,用於提高社會福利,最終在國民收入上升後,陷入「中等收入陷阱」,再度回到貧窮國家的隊伍中。

  在職場上,低成本的新人期就是一個短暫而重要的時間視窗,這段時間,窮是資本,千萬別跟別人比,未來的變數太大了。

  想想中國三十年的低勞動成本時期,對於那些拿幾百塊錢在流水線上沒日沒夜加班的打工者而言,其實是非常殘酷的。但沒有這麼長的時間,也不可能有現在這麼強大、完整的製造業體系。

  想要形成大的人生格局,一份成長性強的職業,比絕對收入高的職業,重要得多。

  不過,人生所有稀缺的資源,對於下面這樣東西而言,都是浮雲。

  6

  時間給你的唯一機會

  我想問大家一個問題,如果人永遠不會死,那會怎樣?

  我的答案是——這個世界將永遠停止前進。

  如果生命永續,就意味著你將擁有無限多的時間,時間就不再稀缺。那麼,你今天工作不如明天工作,明天工作不如永遠不工作。

  因為時間是稀缺,導致你能做的事也是稀缺的,導致做成事情的資源,比如財富、權力、名譽、顏值、才華……統統都是稀缺的。

  所有的資源都可以從稀缺變成過剩,只有時間不會,它永遠是稀缺的,而且越來越「稀缺」。

  不過,時間的稀缺性,仍然存在唯一的變數——生命值。

  項羽 24 歲起兵,30 歲,自刎了;霍去病 19 歲掛帥,23 歲,掛了;曹沖 7 歲稱象,13 歲,早夭了。

  肯德基老爺爺 56 歲還在拿救濟金,結果活到 90 ;齊白石 66 歲成名,93 歲才無疾而終;薑子牙 76 歲拜相,硬是把生命堅持到 139 歲。

  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?公平個屁!

  為了業績和升職的機會而加班熬夜,為了與同事的矛盾而暗自生悶氣,帶著行李和滿身疲倦變成「空中飛人」。

  一邊努力提高時間利用效率,一邊拼命刷生命值——這恐怕是我們這輩子做過的,最不划算的事兒了。

  在時間價值這個最大的人生格局問題上,一定要優先做大「增量」——只要活得夠長,還要活得夠好,機會一定會有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微社群馬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